• 2010-07-13

    抽身而出

     

     


    表面的生活,以及它固有的虚假和轻浮。

    所有伤害与不公,一笑。

     

     

     

  • 2010-07-10

    某种纪念

     


    New York Philharmonic

    Fri, July 9, 2010 8:00PM

    Summertime Classics - From the Danube to the Rhine


    Orchestra

    Door: 6

    Row/Box: GG Seat: 19


    Avery Fisher Hall at Lincoln Center

     

     

    ----------


    一些东西,结束了。

     

     

     

  • 2010-07-06

    就缺一勺


    什么都备好了,就缺一勺盐。于是,我的蔬菜鸡蛋面计划,就此夭折。看着精心挑选的日本米醋和李锦记香油,默默咽下口水后,把他们再一次放回壁橱。这时候,我又想起前天被我在烤箱里弄糊的披萨,懊恼一笑。此外,还有我可怜的早餐,美国生产的素食面,简直难以下咽,号称正宗乌冬面,但我吃出了某种肥皂味。打饱嗝的时候,顺便还可以吹泡玩。

    到纽约的第一天,去了当初拍《北京人在纽约》的那个餐厅。装修很过时陈旧,就和当初电视剧里一样。坐在餐厅,我开始回忆我在看这个电视剧的时候的模样。一个典型的军区大院里的孩子,白天我们组成自行车队,伴着口哨歌声,在大院里四处翱翔游荡,夜晚降临,我们齐齐备好麻袋和剪刀,按照部署,分头向花圃和果园进发,每个人都想当战利品最多的那个人。就这样,我们分工协作,摸着黑,一袋袋的各种花卉和水果被搬了回家,好家伙,那物质储备。那时,我哪想过要来什么破纽约。

    前几日,一个自称一年在纽约吃了四百家餐厅的人领我们一行人在中城吃了西班牙餐。一切都很精致讲究,在这样的一种环境里每个人都很小声的交流着,刀叉的响声都显得那么不合时宜。人们会礼貌的微笑,寒暄,举杯,一口红酒。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光鲜亮丽,但我想每个人也都会有吃不到蔬菜面的时刻。

    在纽约,你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为了看独立日的烟火表演,我和瑞科从学校出发,一路从百老汇大街,第五大道走到中央公园,要知道,对我来说这是不近的一段路程。他来自芬兰,很文雅,话少但幽默,热爱冰球运动,学习法律,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他是这次我到纽约后,认识的最好的朋友。回学校路上,我们歇脚在一个街心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远处帝国大厦特别为独立日亮的红白兰三色彩灯,我们都沉默了。后来,我们聊了很久,聊了什么我现在有点忘记了。

    唯独记得,他说:我们可以选择生活,我说:应该是生活选择我们。



  • 2010-07-02

    :-)

     

     

     


    So proud of you.

     

     

     

     

     

     

     

  • 2010-06-26

    谁 在这儿



    E. 11th St

    3 Ave


    冷气呼呼地吹着,对面公寓的主人们似乎都不喜欢拉窗帘。

    这一刻,我在想,纽约属于谁,或者 谁属于纽约。